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专栏申请| 原创投稿 | English
品牌联盟网 > 会展培训 > 培训 > 培训新闻

早教培训机构为何混乱?“两不管”局面导致问题泛滥

分享到:
日期:2016-12-07 浏览:413 来源:澎湃新闻网

  (原标题:早教培训机构为何混乱?“两不管”局面导致问题泛滥)

  早教培训机构到底有没有人管?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2016年6月,上海一家早教机构工作人员用垃圾桶边缘给3岁孩子擦嘴;今年11月,另一家早教机构采用不当手段对孩子进行体罚。经查,这两家早教机构都没有办学资质。

  无数家长趋之若鹜的“百花学习塾”、“学而思”等教育培训机构的部分教学点,也被查出没有办学资质。还有媒体报道称,北京的一家教育培训机构突然倒闭,拖欠学生家长30万元;重庆一家教育培训机构破产被数百名家长围堵,造成现场混乱。

  长期关注教育培训行业发展的上海市人大代表刘樱认为,教育培训机构的监管长期处于空白状态,工商部门对其管理非常宽泛,而教育部门认为教育培训不属于义务教育、学历教育范畴,所以造成了“两不管”局面。

  上海市教委表示,为在新形势下进一步加强对早教和托儿服务机构的监管,正组织专家研究制定民办幼儿教育培训机构规范管理规定等系列政策。

  焦虑

  从2013年9月的新学期开始,上海小学一年级全面实施“新生零起点”教学,代替“分数唯一”的“等第制”评价同时在全市铺开。

  不过,不少家长曾向澎湃新闻记者反映,虽然知道“零起点”教育,但一些教育类的微信公号加重了他们的焦虑:“身边有孩子上幼儿园或小学的都在看这些公号,很多人都按公号说的去做,我不做能行吗?”

  家长们的焦虑给了无资质的教育培训机构可乘之机。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今年5月,为了给孩子报名上教育培训机构“百花学习塾”,许多上海家长连夜排队,黄牛号从1000元升至最高5000元。

  当官方证明其中山公园教学点并无教育培训资质后,该培训机构在上海各点的报名收费全部叫停,但大部分接受采访的家长表示不太在意有没有资质。“有没有资质有什么关系?我看中孩子(升民办小学)的面试通过率。只要结果是好的就行,没有办学资质又不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一位父亲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无独有偶,以奥数特色闻名的教育培训机构“学而思”同样受到家长追捧。据媒体报道,为了抢该培训机构一个入学名额,家长可以彻夜在教学点排队,会提前设定闹钟参与手机App秒杀。

  “孩子上大班的时候,天天晚上补课到晚上9点,加上周末两天全天都要去培训机构补课,那一年几乎没有休息日。”上海市民郑女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她的孩子今年9月刚刚步入小学,幼儿园时曾到过“学而思培优”上课,也接触过“百花学习塾”。她认为,培训机构对考题的分析、解题的思路“往往很有一套”。

  另一位上海家长邱先生说,他的女儿今年上幼儿园大班,他也给5岁的女儿在“学而思”报名了数学班。“孩子那么小去就去补课也是不得已。公办学校讲求对口和派位,民办学校则是自主招生,说是面谈,网上各种民办学校的面试真题和面试经验都在提醒家长:一张白纸想去考,甚至可能连题目都看不懂。”邱先生说。

  乱象

  教育培训市场火爆的另一面是纠纷不断、乱象丛生。

  前文提到的“百花学习塾”在今年5月叫停上海各教学点报名后,又在8月重新悄悄开班,徐汇校区和虹口校区甚至在10月份进行了扩招。12月2日,徐汇区教育局有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百花学习塾(徐汇校区)目前无办学资质,已经要求机构停止违规行为,包括报名招生和上课。如经查证百花徐汇校区有违规扩招一事,徐汇区教育局将全力配合工商进行联合查处。

  11月25日,上海市民林女士向澎湃新闻记者反映,今年7月,她在“赢在起点”早教中心(大宁分校)签订了一份价值33880元,总共168节课时的儿童家长共育的课程协议。在优惠的价格、“可以退款”的承诺以及机构信誉的诱惑下,她当即签下了这份协议。

  但是,孩子上了几节课后,林女士感觉不甚满意,“没有任何教材,和辅助学习的资料,课后无法复习,老师上课孩子分三六九等。”

  在孩子上了24节课后,林女士要求退款,却竟得到了与之前截然不同的答复。“他们告诉我,由于我享受的是优惠价,退款需要按照一定的退款细则。”林女士说,“签协议前什么都没说,退款的时候忽然搬出一套公式。”

  她认为,退款额应该按照已读课时占总课时的比例来算,但根据公式,机构只退还在此基础上的三分之二,少退1万多元。随后,澎湃新闻记者联系了赢在起点(大宁校区)相关负责人,其表示退费必须按照协议中的退费细则和公式执行,且协议条款符合教育局规定。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市教委官方微信公众号显示,“赢在起点”早教中心隶属的上海华浦教育进修学校只在长宁区教育局有过备案,“赢在起点”大宁分校在所属的静安区教育局并无备案,因此没有办学资质。

  没有办学资质的教育培训机构,还可能发生孩子遭到不良对待、老板卷款跑路等情况。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6月20日,上海培正逗点早教中心(长寿路分校)工作人员用垃圾桶边缘给3岁孩子擦嘴,经查,该教育培训机构也无办学资质。

  据《新京报》报道,2013年11月,已有15年历史的在上海从事中小学教辅的易思教育因资金链断裂关门,老板卷款逃走并拖欠员工工资。2014年2月,北京引航思培训机构突然倒闭。据了解,该培训机构是2013年5月成立的,因经营不善而被迫停课,拖欠近40位学生家长的费用共计约30万元。2014年2月,重庆渝中优维语言培训学校(对外简称“南瓜英语”)因破产关门引发退费纠纷,导致数百名家长围堵机构,造成现场混乱。

  对策

  根据上海市工商、上海市教育委、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印发的《上海市经营性民办培训机构登记暂行办法》,对教育培训机构的法定代表人、管理人员和教师做出了一定要求:从事文化教育类培训的法定代表人需要具有5年以上培训机构负责人工作经历,同时具有相应教师任职资格和中级以上教师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经营性民办培训机构根据办学规模配备2名以上专职教育教学管理人员,需具有大学专科及以上学历以及5年以上培训机构教学管理工作经历。从事文化教育类培训的,应具有相应教师任职资格;从事文化教育类培训的专兼职教师应具有大学专科及以上学历和相应的教师任职资格。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办法中,并未找到明确的违规处罚措施。

  长期关注教育培训行业的发展的上海市人大代表刘樱表示,为全面实行素质教育,上海市教委提出“零起点,等第制”,校内各科成绩不打分,这一政策的出发点是为了减轻学生的压力和负担。但是,一些家长却仍然非常焦虑,到了课后给孩子疯狂报班。家长的焦虑在于,现在学校的教学进度很快,同在一个班的同学水平参差不齐。对于上课“吃力”的同学,如果不补课,很有可能跟不上进度,对于学有余力的同学,可能他有更远的目标,需要进一步培训。

  刘樱认为,正是这种需求加速了教育培训行业的发展,但导致乱象的原因之一是因为培训行业门槛相对较低,但利润很高。目前,申办一个民办培训机构,只需要50万元左右的注册资金,自有或租赁一定面积教学场地,以及数名专职教学人员等条件,就可获得办学许可证;对教育咨询类机构,只需10万元注册资本即可在工商局注册成立。

  “但造成教育培训机构乱象的关键原因是无人监管。”刘樱说,教育培训机构的监管已经长期处于空白状态,工商部门对其管理非常宽泛,而教育部门认为教育培训不属于义务教育、学历教育范畴,所以造成了“两不管”局面,从而导致问题泛滥,“希望教育部门和工商部门能够尽快协调,建立一个联合执法部门,对于无资质的教育培训机构进行严厉查处。”

  上海市教委表示,为在新形势下进一步加强对早教和托儿服务机构的监管,正组织专家研究制定民办幼儿教育培训机构规范管理规定等系列政策。

TAG:早教 培训机构 混乱

网站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品牌联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采集,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犯到您的权益需要同本网联系,我们会立即处理!投诉电话:010-51581866-822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brandunion”关注品牌联盟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热点图片